<tr id="wssmg"><noscript id="wssmg"></noscript></tr><rt id="wssmg"><center id="wssmg"></center></rt>
<acronym id="wssmg"></acronym><sup id="wssmg"></sup>
<acronym id="wssmg"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wssmg"><small id="wssmg"></small></acronym><rt id="wssmg"><small id="wssmg"></small></rt>
首页 > 新闻 > 实时播报 > 原创新闻 > 正文

?《婺苑戏魂》:追寻婺剧前辈的戏曲人生

一戏魂梦牵 一世做痴人

金华新闻客户端5月24日消息 金华日报记者 朱静怡 文/摄

昔人说:“三年可以出一个状元,三十年才出一个戏子。”——台湾作家王鼎均

我们得明白地承认优伶是一种人才啊。——北大教授潘光旦

那是一个动荡的年代,也是一个纯朴而浪漫的年代。20世纪二三十年代,八婺一带的农村活跃着一批“二合班”“三合班”“乱弹班”,它们是婺剧的前身,而就在这些草根班社里,萌发出了婺剧的初代明星。

近日,浙江婺剧艺术研究院编辑的《婺苑戏魂》第一辑由团结出版社正式出版,该书由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、金华市原文联主席王晓明撰写。全辑共4册约60万字,分别为《水袖蹁跹舞春秋——“龙游花旦”徐汝英的艺术人生》《婺苑三姐妹》《粉墨真情——婺剧世家之葛素云、严宗河纪事》《婺剧就是我们的家——朱云香和她的婺剧世家》。

婺剧是金华的骄傲和瑰宝,作者通过追寻婺剧前辈艺人的雪爪鸿泥,展现老一辈艺术家艰苦而精彩的戏曲人生。穿越近一个世纪,这些人的命运始终与婺剧紧紧缠绕。他们在苦难艰辛中浮沉打滚,在时代变迁中逆境求生,为婺剧的发展作出了杰出贡献。

记录婺文化的骄傲和瑰宝

“每个老艺人本身就已是一本精彩卓绝的戏。”5月19日,在人民东路一个朴素的工作室里,《婺苑戏魂》作者王晓明为我们讲述了创作这系列作品的故事。

1994年,作为当时市文化局局长,王晓明带领浙江婺剧团到新加坡演出,原本对婺剧并不熟悉的他发现,婺剧的表演形式、内容已有了很大的改变,在国际舞台上大放异彩,激起了他对婺剧的浓厚兴趣。

c131e36a-0840-4f7e-8101-93e54f8ab902

过去与婺剧有关的作品大多偏理论研究类,通过人物传记形式、以文学创作的笔法来记录,《婺苑戏魂》尚属首例。早在2014年,王晓明就创作了该系列第一本单本传记《郑兰香传奇》,写作前,他与郑兰香聊了十多天,跟随“婺剧皇后”回顾自己为婺剧奉献一生的故事。这次创作过程让他深受启发,开始关注更多的婺剧老艺人。

“任何事业都是人的事业,婺剧亦是如此,婺剧的发展史就是由一个个默默耕耘的艺人所书写的。”王晓明说,婺剧前辈是闪耀在时间长河中一颗颗璀璨的星辰,通过记录他们的故事,可以折射出婺剧发展的命运,为读者展现更生动、更具象的画面。

2016、2017年,王晓明先后寻访了“龙游花旦”徐汝英、婺苑三姐妹的二姐周越桂、知名旦角葛素云,以及戏曲世家朱云香一家人。王晓明感叹,这是一个追逐风华、走近传奇的过程。时光的扉页翻到最初的那一篇,老艺人们回到了儿时,回到了家乡清澈的溪畔,回到了最初那个玫瑰色的梦里。这一切,是从樟树下的锣鼓班开始的,是从动乱的时代夹缝中开始的,是从野菜稀粥、苞米粉做的年夜饭开始的……

原浙江省艺术研究院副院长,著名作家胡月伟:“这几本传记是用文学形式解读婺剧,宣传婺剧的一种非常好的方式,可读性很强。”

浙江师大音乐学院院长郭克俭教授:“都说严宗河是一位好领导,地方戏剧团体的好干部,看了王晓明《粉墨春秋》栩栩如生的文字描述,果真名不虚传!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,虽然严书记走了多年,但他为传统地方戏曲事业呕心沥血的功绩还在传扬,为他老人家的辛勤劳作和默默奉献点赞。”

这4册书是《婺苑戏魂》系列的第一辑,王晓明还在抓紧写作第二辑的人物传记,其中《“小和尚”的美丽人生——吴光煜婺剧丑角艺术初探》《面对时代考卷——名角倪建甫的浙婺三十年》即将出版。在王晓明看来,创作这系列传记不仅意义重大,而且十分迫切。前几年,这些老艺人还大多可以正常与他交流,书籍出版后他再度拜访,发现有的老人已经不太睁得开眼,认不清人了,他就把自己书里的内容逐字逐句念给老人听。随着文字再度回顾与婺剧相伴的一生,在那些岁月吻过的脸庞上,仍有泪水悄悄滑落。

a6587057-afa7-4e5b-aed6-ed3280ed9410

那些可爱而值得尊敬的人

在旧时代背景下,学戏的艺人大多出身贫寒,尝遍艰辛?!端漉漉盐璐呵?mdash;—“龙游花旦”徐汝英的艺术人生》一书中写到:“饥饿、贫穷与劳累总是像摆脱不了的影子,长年累月死皮赖脸地紧紧跟随着他们。尽管如此,徐汝英仍对这个家庭充满了依恋。全家人从事的都是婺剧行当,婺剧就是他们的一切,是他们赖以生存的饭碗,抵御严寒的衣裳,也是他们精神上唯一强有力的支柱。”然而,温馨的家庭生活很苦被现实击碎,父母兄长接连离世,让她遭遇了常人难以承受的生离死别。

这种遭遇和动力,不知不觉中造就了徐汝英仿佛与生俱来的悲剧性格,尤其当她披上戏装进入角色,就会自然地将戏中人物的遭遇和自己的真实命运连接在一起,让人物表现有了大幅提升,“一些原本并不体现太多感情色彩的角色,在她的表演之下别开生面,具有了一些不同于他人的感人力量,格外能打动观众的心弦……”

《粉墨真情——婺剧世家之葛素云、严宗河纪事》一书记叙了婺剧前辈花旦葛素云和花脸严宗河相濡以沫的艺术生涯。1979年,葛素云被调往新成立的金华地区婺剧艺术培训班(今金华艺校前身)任教。那时,传统戏曲刚刚走出禁区,时年42岁的她本憧憬着在舞台上再纵横驰骋几年,好好过一回被禁锢太久的“戏瘾”,这一变动不免让她涌起壮志未酬之感。

不过,在旧时代苦水里泡大的葛素云,对党、对革命事业有着炽热的情感,早已把自己当做一颗小小的螺丝钉,哪里有需要,她就去哪里。于是,葛素云让出舞台,去做一名“园丁”,全身心投入到培养婺剧新一代的工作中。陈美兰、张建敏、赵殊姝、周志清……他们中有国家一级演员,有中国戏剧梅花奖、文华奖得主,这些日后在婺剧界闪耀光芒的后辈,都曾由葛素云手把手教导。

人生如戏,戏如人生。舞台上除了主角,更多的还是配角。“不仅随时满怀希望争当主角闪亮舞台,更要有甘当配角的自觉意识。在担纲主角时要精益求精,在只能充当配角时,更需要心平气和、谦逊礼让、一丝不苟。”葛素云与丈夫严宗河就是这样拥有宽广胸怀的人。“要尽可能把这种精神和胸怀传授给弟子,让他们不仅在艺术上出类拔萃,在戏德人品上也优秀合格,这样才能真正成为一个德艺双馨、全面发展的艺术家。”

洗尽铅华,这些婺剧前辈不仅是值得尊敬的艺术家,也是可爱的老人。王晓明说,访谈中,老人们言谈神情中注满了丰沛的情感,尤其回忆起青葱少艾的年华,在最美的年纪成为舞台最耀眼的中心,成为人群追逐的偶像,才子佳人的浪漫如今忆起依旧令人神往。聊到动情处,有位老前辈一时哽咽,便用婺剧动作代替语言,举手投足,银发丝间透出的阳光为老人镀上了一层温柔的色彩,仿佛这精彩的一生里,芳华从未走远。

从草根到殿堂的浙婺逆袭

八婺大地是一片历史悠久、人杰地灵、文化底蕴深厚的沃野热土,这里世代传承着的婺剧,被中国戏曲学泰斗刘厚生先生赞誉为“古老但生命力旺盛”的地方性多声腔剧。

王晓明在创作这系列传记的过程中发现,婺剧的发展就是一条从草根到殿堂的逆袭之路。

八婺地区是典型的农耕经济区域,耕读传家的传统根深蒂固,而早期的婺剧,从演员到观众全是农民。根据婺剧前辈艺人描述,解放前,草根班社里条件相当艰苦,道具、服装都很简陋,同样是水袖,有些剧种的水袖有四五尺长,可婺剧班社里的水袖长短往往只有四五寸,没办法,买不起布料。

解放后,传统戏剧包括婺剧在内,艺术地位大幅提升,党需安排了一批批艺术人才补充戏曲队伍,改革开放后,婺剧的生产力得到激发。曾粗犷、强烈、高亢的婺剧,融入现代文化后,如今已脱胎换骨。

这背后离不开浙江婺剧团的贡献。1956年建团后,浙婺即着手抢救、发掘婺剧传统遗产,收集整理了800多个大小剧目和3000余首唱腔、曲牌及婺剧独有的传统脸谱和服装图样,使大量珍贵传统艺术资料得到保存;同时创作、改编、演出了许多优秀剧目。2019年,浙婺4上北京,频频亮相中央电视台新年戏曲晚会、春节联欢晚会等各频道高规格、高水平艺术舞台,习近平总书记等中央领导人近距离观看。

5月15日晚,作为亚洲文明对话大会的重要活动之一,“亚洲文化嘉年华”在“鸟巢”呈现。这是中央电视台自组建以来规模最大的专业化、国际化、高水平的文化艺术盛宴。浙江婺剧艺术研究院陈美兰新剧目创作团队,在整场演出的唯一一个戏曲节目《盛世梨园》中精彩亮相。

据介绍,这次全国只有两个地方剧种受邀参加演出,婺剧110人,川剧12人《盛世梨园》节目时长6分40秒,浙婺演员的武戏跟斗和身段技巧展示贯穿其中,在亚洲舞台展示了婺剧的风采。

婺剧发展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与金华历史发展是一脉相承、相互辉映的。婺剧是金华文化金名片,八婺文化重要代表。在王晓明看来,浙婺精神就是新时代金华精神的“文艺版”。婺剧人改革创新、拼搏进取、适应时代、逆境求生的精神,在《婺苑戏魂》中可见一斑。如《婺剧就是我们的家——朱云香和她的婺剧世家》介绍了以朱云香为代表,目前婺剧界最大戏曲世家的群体贡献,展示了婺剧艺人们代代相传,矢志不渝的婺剧精神……

来源:金华日报 作者:朱静怡 责任编辑:吴慧贤
关键词: 婺剧 戏曲 前辈 人生